高清专区
中文字幕
制服诱惑
女同性恋
卡通动画
丝袜长腿
少女萝莉
重口色情
人兽性交
图片系列
唯美清纯
网友自拍
亚洲性爱
欧美激情
露出偷窥
高跟丝袜
卡通漫画
Gif动图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>>永久pupasnp.org

  (六

    雯雯终于成了朱家4个男人的泄欲器。

    只要大门关着,谁想干她就干她,想怎麽干她就怎麽干她,她可能吃饭的时候,双腿大开坐在某人的大腿上,xiao穴间上下耸动着一根烟亮的**巴,顶的她手都拿不住筷子,被干她的人嘴对嘴喂食。

    或者一边俯下身子替朱医生抄写医案,一边用自己的xiao穴套弄医生的老鸟。

    或者在茂名写作业的时候替他口交。

    如果自己想看下书预习一下功课,家里总有一个男的趁这时候干她,一边还逼她念题目给他听,最后把jing液射到她的教科书上让她舔吃乾净,搞得每一页都湿乎乎的。

    更不用说洗澡时候的全家大伦奸,自从茂名试过雯雯屁眼的味道以后,全家人都接受了这种性交方式,特别是屁眼内可以内射的快感弥补了他们对前洞的些微遗憾。

    但是呢,雯雯的yin道永远都乾乾净净的没有别人的jing液,让他们随时可插,也不太会怀孕,省了避孕套,这些遗憾也就可以接受了。

    所以,像三明治,或者上下三个口同时插入yinjing,已经成了雯雯在朱医生家的常态。即使来例假,也有2个口可以用。

    至于朱村长老婆,只要自己公公丈夫儿子都开心,其他有什麽好关心呢。

    被男人一摸就会湿的xiao穴,可以接受肛交而不会受伤的肛门,只要**巴不要太大都能吞进来的嘴巴,都成了雯雯羞耻悲哀的源泉。她不明白,被送回村一不到个月,好好的姑娘怎麽就变成这样了?自己吞下的jing液,简直可以装满一个矿泉水瓶子。

    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jing液容器,再这样下去,她就真的没救了!

    唯一的好消息,就是脚伤渐渐痊愈,而朱家人看她这麽柔顺,管的也不是很严,有几次白天院子门开着,她都走出去,但爲了保险起见,还是没有敢真的逃走。

    这天晚上饭后,她正在被朱村长和茂名前后夹击,两个人比赛打桩一样快速抽插,搞得雯雯晃个不停,nai子一直跳,飘出来的呻吟都连续不断带着颤音。

    这时候大门突然被拍响。

    茂盛开门一看,是隔壁雯雯爷爷,说雯雯爸爸来电话了,让雯雯去听。

    茂盛让老苏在门口等一下,进去叫人,又一会儿,才听到屋里一声男性的低吼,又一会儿,才看见雯雯脸上红晕未退,微微气喘的走出来。

    茂盛有点尴尬,几个人都心知肚明怎麽回事,可关起门来轮奸人家孙女是一回事,人家来叫人了,都要cao射了才放,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    雯雯爷爷也没说什麽,只是拉着她往家走。

    电话上,雯雯爸爸已经等了好一会儿,接起电话,听到爸爸熟悉和蔼的声音,雯雯的眼泪刷一下就倾泄而出,哽咽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   爸爸听的很着急,说:「宝宝你怎麽啦,住的不习惯吗?不要哭,爸爸在这里,告诉爸爸,宝宝到底怎麽啦?」

    雯雯拼命压抑住自己,抽泣着说:「没什麽……爷爷对我很好,住的……很习惯,就是……就是太想家了!」

    电话那边的爸爸说:「宝宝不哭不哭啊,爸爸告诉你,咱家的情况在好转,爸爸估计8月底可以接你回家,再忍一个多月就可以了……”雯雯听着电话,觉得心里好有安慰,突然感觉一只粗糙的手伸到自己没穿内裤的花瓣上揉弄起来,中指还插进yin道里上下摩擦,带出一丝丝yin液。

    雯雯不敢相信,在孙女和儿子通电话的时候,雯雯爷爷这个老不修居然开始玩弄刚被其他人干完的孙女!雯雯现在不想也不敢让爸爸知道爷爷是什麽人,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幺事。

    她不知道爸爸会在愤怒自责下做出什麽事情来,而且,发生的已经发生,即使爸爸马上来也不能改变自己被凌辱过的事实。

    债务的事情已经让爸爸妈妈为难,自己不要再个他们添麻烦了~一边这样想着,雯雯一边听着电话里爸爸妈妈唠唠叨叨的嘱咐,弟弟牙牙学语叫姐姐的声音,她没有回头看,但也感觉到爷爷脱掉自己的裤子,挺着竖起的老鸟,搂过她的腰,分开她的大腿,让她慢慢坐下,用自己的xiao穴一点点套入爷爷坚硬油亮的**巴上,然后爷爷开始扶着她的腰上下套弄起来。

    然后一边吮吸着她的脖子,耳垂,拨开她的衣服揉捏着她洁白的ruxiong。

    正在性交的两个人都努力不发出异样声音,但雯雯不可避免的气息不稳,那边妈妈听出来了,奇怪的问:「宝宝没事吧?怎麽好像一直喘气?」

    雯雯努力掩饰自己:「没事的……咳咳……妈妈……嗯……我受凉……有点咳嗽……咳咳~嗯……”妈妈着急的问:「有没有让隔壁朱爷爷看看?」

    雯雯心里一悲,又努力装作无事,回答道:「嗯,看……过了,没事,就……嗯……需要休息……”妈妈赶快说:「这样啊,那你赶快压掉电话吧,早点睡,妈妈下次再给你打,对了,记得帮我们向爷爷带好,麻烦他老人家辛苦带你,实在太抱歉了。」

    雯雯忍着体内一波波抽动,说:「好……,好的……嗯……我会的……妈妈再见……”压掉电话,雯雯心里一下子空落落的,可身后老人搂得紧紧的手臂,体内的**巴一抽一插又刺激yin道带来舒服的感觉。

    雯雯爷爷把雯雯搂得死紧,在她耳边喃喃的说:「乖女……不要急着走,想死……爷爷了。

    让爷爷……再爽一下,等下……又要送你……回去了……”雯雯听这话心里一动,反而把体内爷爷的yinjing夹的更紧了一些。

    爽的老头子眼睛都眯起来。

    雯雯扭头冲爷爷耳边说:「爷爷,我……嗯……不想回去,不要……把我……送回去……好不好?」

    爷爷迟疑了一下,说:「乖孙,不好吧……”雯雯暗想,唉,果然得加大筹码,所以又夹了夹爷爷的yinjing,扭头对基本快达到高氵朝的爷爷说:「爷爷……不要……送我回去,我让爷爷……插我第三个洞。」

    说着,拉着爷爷站起身,让他去大床上平躺,雯雯也上去分开两腿跪坐在爷爷依然坚挺的rou棒上方,掰开自己的屁股,接着刚才被射到屁眼里的jing液润滑,一点点把爷爷的gui头和肉柱都含了进去,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屁眼又被撑大了,麻辣辣的,适应一下,雯雯开始摆动腰部,用屁股磨着,在爷爷肚皮上画起圈来。

    这也是朱爷爷最喜欢的姿态。

    雯雯爷爷第一次尝试,就觉得自己又轻松又爽极了,好像飞上天一样,不由“心肝宝贝“的乱叫,雯雯看着他,一阵悲哀。

    她俯下身,在爷爷耳边说:「爷爷答应了哦,不要……送我回那边。」

    说着,吞吐rou棒的速度越来越快,还时不时括约肌用力,吸着爷爷的rou棒,不一会儿,爷爷就感觉呼吸更急促,自己也忍不住用力朝上干。

    突然一下子,rou棒特有she精时候的抖动通过肠壁神经传入雯雯的脑海。

    “我主动把自己的亲爷爷吸出精来”,这个念头像大山一样压在她心头挥之不去,心里难受的想哭。

    两个人还在床上喘息,就听见茂盛在拍院门“雯雯电话接完没有?爷爷让你回来敷药!」

    雯雯爷爷一惊,畏缩的看雯雯一眼,雯雯半裸着身体,泫然欲涕,对爷爷说:「我真的不想回去,爷爷不要送我回去好不好,雯雯想让爷爷每天插,怎麽弄都行!」

    面对孙女美好肉体,爷爷心软了,牙一咬,说:「不去就不去,我孙女我还不能养着了不成!」

    可打开门,雯雯爷爷的气势又变弱,低着头,缩着肩膀,小声对茂盛说:「雯雯,已经好了,不用再敷药了。」

    茂盛眼睛一瞪!“苏爷爷,您是医生还是我爷爷是医生?不敷药,以后残疾了算谁的?苏爷爷,您还是让开吧!」

    说着,就往里冲,雯雯看见自己爷爷这麽不给力,气的跳脚,又着急躲茂盛,一不留神,被地上的坑绊个跟头,被茂盛抓住扛回了朱爷爷的院子,扔在大床上。

    茂盛冷笑着对围过来的男人说:「这贱货还不想回来呢,费我一番功夫抓她。」

    朱村长笑起来:「小雯雯为啥不想回来啊?是不是我们干你干的不够啊?」

    朱茂名上床把玩着雯雯裸露出的一双玉ru,又拿手在雯雯yin部屁股那儿摸了一把,问了问,同意道:「肯定是,要不怎麽回去接个电话,还让那个死老头子干了一炮。」

    朱爷爷问言,摸摸胡子,笑嘻嘻的说:「既然不够,cao够了就是,明天,多叫几个人来吧……”一边说着,一边平躺在床上,掏出老鸟。

    茂盛抓着雯雯的头发,逼她张开嘴,把朱爷爷的gui头含在嘴里……

   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  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   话说第二天雯雯除了被朱家四个,还有瘦杆大虎,以及杨爷爷,拧爷,马伯伯,九个人在朱爷爷家里玩了一天,每个人都享受到了雯雯yin道的超长性交快感 和屁眼内的极致she精体验,后来量了一下,9个人射在雯雯屁眼内的jing液几乎流了小半碗出来。

    杨爷爷他们对雯雯赞不绝口,说估计等他们100岁的时候,也能被雯雯的屁眼榨出精来。

    期间,他们让雯雯跪坐在地上仰起脸,九个人挤在雯雯周围把**巴围在她嘴巴周围,捏着她的鼻子让她张大嘴巴不停的给各个人口交。她被jing液呛到不止一次。

    他们让她靠坐在朱爷爷怀里,屁眼里含着朱爷爷的**巴,蒙着眼睛,自己分开大腿,邀请各个人来插,并猜这个人是谁,猜错了,就必须舔这个人的屁眼。还好她对这些人的**巴都基本熟悉,出错的机会很少,让大家大呼可惜。

    他们还把雯雯双手和一条腿吊起来,仅凭另一条腿脚尖支持,保持这个姿态,接受大家接力赛式的奸yin,总是同时有2根**巴塞在她前后两个洞洞里做活塞运动,他们还一直骂她是小贱人,实在欠干,还逼她不停的说:「我最爱……叔叔伯伯的**巴,请大家……干死我……”雯雯一边说着,一边眼泪不停的流下来。

    他们让瘦杆把狗阿烟带来,逼雯雯舔狗屌,和阿烟搞69式,看着阿烟的**巴在雯雯嘴里抽动,拧爷差点激动的心脏病发。

    虽然后来阿烟很想搞雯雯的yin道,不过在最后时候朱爷爷还是把阿烟牵走了,空留一屋子悬念。 ……

    到最后,雯雯的yin道屁眼被玩他们的几乎合不拢。嗓子都喊哑了,只能可怜巴巴的小声说:「不要,不要再干雯雯了,求求你们……不要了」。

    如果第二天第三天继续如此,雯雯觉得不如自我了断比较痛快一点。

    还好朱爷爷是老中医,比较有分寸,开了药外敷内服,让她休息了三四天,期间,大家最多过过手瘾,没人真的去干她。

    雯雯的身体快好了,心情也越来越不安,不知道下一场大轮奸在什麽时候。

    (七)

    这天,雯雯刚刚醒来,就感觉被人压在身上,睁开眼睛,是茂名,他把雯雯的大腿大大分开,露出粉红的xiao穴,用**巴蹭了几下,就顺利的「濨」一下入了港。

    雯雯感觉自己的yin道又一次被填满,gui头一下下分开自己的嫩肉撞击自己的花心,弄得她不由自主的发出:「嗯,嗯嗯……」的声音,茂名一边挺腰一边还说:「憋死我了,这几天……爷爷都不让……我们干你……雯雯……你真是好干,哪个洞洞……都很舒服,要是……能一直干你……就好了……」

    雯雯被撞的头一直顶床头板,模糊不清的说:「雯雯才不要……不要被你们一直干,雯雯以后……要嫁个……好老公……给老公……生小孩子……」茂名闻言轻蔑一笑,又干了一会儿,才拔出来射在雯雯脸上。

    然后,茂名扔了件短小的裙子给雯雯,也不许她穿内衣裤,就拉她到门口,让她帮朱爷爷提着药箱子,跟着朱爷爷一起出门了。

    雯雯的这件连衣裙真的蛮短,大部份大腿都露在外面,又比较紧身,曼妙的身体曲线暴露无疑。

    雯雯最近虽然经常被人干,但从来没穿成这样走出去过,几乎迈不开腿,每走一步都想拚命把自己的裙子往下拉。

    朱爷爷嫌他慢,屁股上狠狠拍了一掌,让她大步走,又让她把药箱抱在怀里,这样没有手去拉自己的裙子。

    雯雯羞的头都不敢抬,紧紧跟着朱爷爷身后。

    这时候路上的人不多,都纷纷和朱医生打招呼,可看到雯雯的这个样子,都不知道说什麽好。

    大妈媳妇眼睛露出鄙夷的神色,觉得城里的孩子真是太早熟欠管教。

    男人们都盯着雯雯的xiong部屁股来回打量,心想莫非就是城里营养好?这苏家雯雯也才16吧,发育的真好,皮肤又白嫩,整个人水当当,还穿成这样子,要是能拉过来搂在怀里,摸摸亲亲,可比玩自己家里那个好多了。

    朱爷爷把雯雯带到了村里唯一的诊所,这个诊所不大,就三间房:药房&杂物间,接待房和病床房,带个小浴室,连一个小院子,有朱爷爷和另外一个西医轮流坐诊,今天轮到朱爷爷。

    雯雯正想带她来不晓得做什麽,朱爷爷就从柜子找了护士帽,一件护士服,一双白色长筒丝袜和同色高跟鞋让她换。

    不晓得是不是故意的,护士服有点小,雯雯不得不解开xiong前的几颗钮子,才觉得呼吸顺畅了一点,可ru房被衣服挤的高高的,大半ru球都露在外面的yin荡模样,让她又不由自主用手遮挡。

    朱爷爷看她看的嗓子发乾,那清纯又诱惑的身体,白丝袜包裹的长腿,让他心里像小伙子一样燥热不已。

    到底地方不对,而且不晓得一会儿什麽病人来。朱爷爷就让雯雯去整理病房,被子铺好什麽的。

    病房里有三张病床,互相被帘子隔开,现在没人住。

    不一会儿,诊所就来了个地中海的中年胖子,他擦着头上的汗,吞吞吐吐的问:「朱医生,听说你这里治疗早泄有新药,不管用不要钱,是不是真的?」

    原来在这几天的功夫里,朱爷爷让那几个干过雯雯的家伙帮忙发传单做广告,内容是老中医结合新科技,解决早泄难题,让您重新享受男人乐趣,不管用不要钱。

    那几个家伙把朱爷爷吹的天花乱坠,不过没有明说这种新药是怎麽个治疗法,只强烈推荐一定要去试试。

    这个中年胖子是隔壁村张屠户,最近因为早泄的问题老是被老婆抱怨,自己也不爽,听说这个,就犹犹豫豫的来了。

    朱爷爷闻言笑眯眯的说:「是真的,你放心吧,绝对有效。」

    说着就叫:「雯雯,过来带这位病人去病房。」

    只听门一响,张屠户就看见一个白净漂亮的小护士,穿的好辣,虽然用手掩饰,但两个nai子几乎要从衣服领子里跳出来,让张屠户的眼睛也差点跳出来。

    三人一路转进病房,张屠户盯着前面雯雯鼓鼓的屁股,心里暗想:「怎麽没听说这边还有个漂亮小护士,要不早来过过眼瘾也好。」

    朱爷爷指着其中一张病床对雯雯说:「把衣服解开,自己躺倒上面去。」

    闻言,剩下两个人都一愣,雯雯不敢相信的看着朱爷爷,她真的以为今天是来诊所给朱爷爷打下手,是正经做事的,不想朱爷爷却叫她在陌生中年大叔面前赤身裸体。

    朱爷爷淡淡笑着说:「乖女,我手里治早泄的新药,就是你的贱逼呀,今天,你就乖乖在这里让病人玩吧。」

    张屠户心里一惊继而一喜,看朱爷爷眼色,就去抓雯雯。

    雯雯四五躲闪,像老鹰爪下的小**,几个回合,就被张屠户抱在怀里扯开衣服,抓着两个nai子把玩不休。

    雯雯被他身上的猪肉腥气熏的要吐,可嘴巴又被他大嘴堵住灌了好多口水进来。

    没穿内裤的屁股底下也被他勃起的rou棒顶着不舒服。但xiao穴已经又湿了。

    张屠户猴急的拉开拉链,一根粗长烟亮的**巴跳了出来,gui头紫亮亮的。

    朝上一顶,感觉gui头分开小护士了肉唇一路向内,那种热热的紧致感觉让他从脚底一路爽到头发丝。

    雯雯被顶的闷哼一声,只能伸手扶住床头柜来保持平衡。

    朱爷爷笑眯眯的看着雯雯雪白的股间,一根大**吧在粉红的花瓣间进进出出,被胖子抱在怀里的雯雯像野猪身下的白兔一样,眼睛通红,泪光点点,实在楚楚可怜。

    爽到极处的胖子浪货贱逼叫了一气,一边还伸出舌头在雯雯脖子上乱舔。两人交合处的体液滴滴答答顺着雯雯的大腿的滴到地上。

    雯雯爷爷看了一会儿,叫胖子小声一点,就开门回接待室了,只留一室春光大盛。

    一会儿,胖子搂着雯雯回了接待室,雯雯衣衫不整,发丝纷乱,眼睛还红红的泪痕未消。被迫靠着胖子走过来,还要忍受他一路的咸猪手。

    张屠户向朱爷爷举起大拇指,这药真不错,人美逼紧水当当,而且果然干半天都不泄,实在太好乾了,存货都让她榨乾了。

    就是不能狠狠给她射进逼里去,有点可惜。说着,付出了这次的药钱30元。

    朱爷爷收了钱,笑着说:「下次可以试着射进她屁眼里,干屁眼20块一次,或者嘴巴,10块钱。我以后给你打八折。」

    张屠户没想到雯雯身上这麽多洞可以玩,价格也便宜,去县城发廊找小姐打一炮,都不止这个数。喜的直搓手,连说「一定一定」,接过写着「中药制剂」的收据走了。

    朱爷爷让雯雯去小浴室清洁过身体,换上性感护士服,坐在他身边,等待下一次病人。

    雯雯浑身颤抖,紧紧掐着自己的手,告诫自己一定要忍耐,现在不是反抗和逃跑的最佳时机,一定要稳妥,否则再被抓回来,就不知道是什麽样的惩罚了。

    大概是第一天,雯雯名声还没传开,只有三个早泄的病人,有邻村的,有本村的。还有就是陆陆续续看扭伤和胃疼的,没让雯雯接待。

    三个早泄的男人走的时候都对雯雯赞不绝口,虽然有人明知道雯雯是村里老苏的孙女,但有朱爷爷坐镇,又是难得的美少女,色心色胆之下,还是把雯雯压在床上,特别是这美少女居然还能让人想干多久干多久。那些男人干过这一次后,连连保证一定再光顾,并会叫兄弟朋友也来,算是免费给朱爷爷打广告。

    朱爷爷承诺他们2人一起打九折,三人一起打八折,他们就高高兴兴的走了。

    雯雯今天用自己的身体给朱爷爷赚了90元。

    回到家,朱爷爷甩给雯雯20块,告诉她这是她自己发浪卖逼的价钱,剩下的,分给了茂盛茂名两兄弟,让他们拿去零花。

    雯雯觉得心头怒火烧的头都炸了,恨不得拿刀捅死他们几个。可她不能这麽做,还有爸爸妈妈弟弟等着她,她一定要坚持,坚持到回家。

    接下来的日子,在朱爷爷党班的时候,都会带雯雯去诊所,让雯雯被有早泄困扰的病人干。

    渐渐的,雯雯的名声在村里和邻村的男人间悄悄传开,很多人都听说朱爷爷诊所里有个又美又水又好干的小护士,肉身布施帮人治早泄,价格还便宜。

    慕名而来的人越来越多,即使没有早泄的问题,也很愿意来享受下雯雯年轻鲜嫩的肉体。

    因为回头客多,又带来很多新客。在朱爷爷党班的日子里,诊所常常爆满,很多人被限制一次只能玩20分钟,还是排长队,为了效率,雯雯身上三个洞常常都同时塞满rou棒,嘴里屁眼里的jing液满的都会溢出来。就算例假来了,也必须露出屁眼和嘴巴服侍男人。

    她常常被干昏过去又清醒,脸上的jing液糊着眼睛都挣不开。还要忍受男人们的侮辱调笑,有人说她是菩萨跟前的欢喜玉女,专门给男人带来福气的。

    另外的人就反驳说哪里是什麽玉女,是浪货才对,不够人干,自己跑来发骚,卖这麽便宜,比小姐还不如。

    雯雯嘴里塞着rou棒,说不出话来,只能无力的摇着头,表达自己不是主动的,自己不是浪货。

    可又有谁听呢?

    每次被朱爷爷带来诊所给人干,虽然朱爷爷到最后都会控制人数,不要让雯雯给干坏掉。

    但雯雯都至少能给他带回七八百的收入,这些钱,大部份给了朱村长用来请客吃饭打点上下关系,一部份给了茂盛茂名两个兄弟零花,只有,很少的一部份给雯雯做卖逼钱。

    看着这些带着jing液味的钞票,雯雯真像狠狠扔到火里去,但她不能。

    如果要逃跑,她一定需要钱。

    而且随着这些日子去诊所,看着路边竖起的村子交通图,她把村子里的路记了七七八八。

    准备工作一点点做着,她告诉自己,最后自己一定一定可以离开这鬼地方的。

    在不需要去诊所的日子,是雯雯恢复自己体力的时候,朱家家里不过四个男人而已,现在又被朱爷爷告诫保养身体,所以干她的次数并不怎麽多。

    而且她拿一些自己的卖肉钱和茂盛换了酒,亲自给自己爷爷送了过去,还主动用自己的身体服务爷爷的rou棒,终于哄得爷爷把爸爸妈妈的联系方式告诉了她。

    她现在唯一要做的,就是再准备些钱,然后找到一个好机会,逃离这里,去找爸爸妈妈!

    (八)

    这天,雯雯被朱村长叫醒,换上一套正常的少女衣裙,打扮的乾乾净净漂漂亮亮,和朱爷爷一起,坐着朱村长的车来到了县里。

    看着县里繁华的人群,雯雯恍如隔世,没来的及多看,就被拉进了一个饭店的包间里,不多时,朱村长就从外迎进了一个带眼镜的严肃中年人,请他坐在雯雯旁边。

    这是怎麽回事?原来现在已经是七月底八月初,茂名要返校上高二了。他上学期的分班考试发烧失常,分数出来,估计不会分到快班。朱村长比较着急,但和茂名学校的教导主任一直搭不上关系。

    后来因教导主任早泄的传闻,就打定主意,先托人七拐八拐的给教导王主任送了些补肾的名贵中药,又请人旁敲侧击的告诉王主任朱家老爷子治早泄十分有一套。

    王主任请他住朱家村附近的亲戚前去打听了一下,果然如此,才勉为其难的答应和朱村长他们吃顿饭。

    进了包间,王主任一愣,其他人罢了,那个小姑娘可真是好看,明丽秀美,可他总觉得,这女孩看似清纯的外表下,似乎不自主散发着如有若无的媚人气息。

    王主任见过的学生太多记不清楚,还以为这女孩就是朱茂名,虽心里有疑问,也没多想。

    席间朱村长如何奉承王主任不说,就算王主任素来严肃,也觉得这位家长实在会说话。

    一时间气氛和谐,趁王主任微醺,朱爷爷问:「看您眼下有些发青,是不是肾有些不妥,我可不可以看看?」

    王主任就叫朱爷爷望闻问切了一番。

    朱爷爷沉吟着说:「您的问题,说大不大,但也要花一番功夫,如果您信我,就找一个安静无人打扰的地方,我们看看怎麽做最稳妥。」

    王主任因为早泄的问题之前被老婆闹到离婚,儿子现在在爷爷家过暑假,家里也没人,看朱医生样子比较靠谱,就把朱家一行人带到自己家里,路上一直暗示朱村长带着孩子回避。

    没想村长走了,朱医生反而把雯雯拉到身边说:「这是我徒弟,也是我表孙女,叫雯雯。别看还是个女孩,但天赋异禀,治您的问题全看她了。」

    说着,就示意雯雯靠过去。

    雯雯看这样子,哪里猜不出来,可恨朱家人怕她不来,开始也不告诉她怎麽回事,现在明白着要她勾引这位教导主任来给茂名铺路。

    事已至此,如果真的不从,不晓得回去怎麽折腾她。

    心里暗恨,但表面仍努力带着微笑走了过去,双手在他身上游走,还用ruxiong轻轻摩擦他的手臂。

    王主任整个人都僵了,他从来都规规矩矩的,除了和前妻,连小姐都没找过。

    看他的反应,雯雯知道这也算是个正人君子,心里默默说着对不起,手就往王主任皮带处探。

    王主任这才反应过来,把她一推,「你干什麽!」

    雯雯做出委屈的样子,咬着嘴唇看向朱爷爷。

    朱爷爷忙打圆场:「王主任,这就是你不对了,医生面前扭捏个啥,说句不中听的,要是以后你去医院,医生是个女的,你就不看了?」

    王主任直觉这话不对,但一个有酒,一个漂亮美少女依偎身边,对大脑都有影响。一时间想不出来怎麽反驳。

    雯雯趁机解开他皮带,四角内裤里鼓鼓一团。

    雯雯回头看看朱爷爷,看他做了个要口交的动作,回头咬咬牙,隔着内裤,亲上了那团隆起。

    王主任一震,酒醒了几分,心想我这是在干嘛?让和我学生一样大的小姑娘亲我的**巴?王川啊王川,你简直枉为师表!又想推开她,可从下而来的巨大陌生快感让他迟疑了一下,只觉得血全涌到肚脐下三寸之地,小兄弟利索的抬头,把内裤顶起一个帐篷。

    雯雯怕他又反悔,一把拉下他的内裤,忍着男人浓烈的体味,把gui头含进了嘴巴里,吮吸起来。

    王主任一哆嗦,这辈子都没哪个女人这样服侍过他的**巴,他的前妻嫌弃他早泄,跟他上床总是寥寥草草的。

    眼下一个青春明美的少女努力把他的**巴吞进自己鲜红的小嘴里去,舌头灵巧的和小鱼一样,让他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巨大的,难以抗拒的快感。

    他的理智挣扎了几下,就飞到了爪哇国去。不由抱着女孩的头,把她的脑袋使劲往下压。自己爽的屁股一直向前挺。

    雯雯被噎的几乎翻白眼,总算得了个空,抽身出来。

    快感一下子没了,王主任感到巨大的空虚和失落,刚奇怪的低下头,就被雯雯很快拉里间卧室的床上,雯雯伸腿跨坐在他腰部,摸了自己xiao穴两把,一手扶着王主任挺立的rou棒,一手分开自己的yin唇,腰部慢慢下沉,一点点把王主任的yang具吞进自己体内,上下套弄起来。

    王主任心里有个微弱的声音大喊:「停下来,停下来!」

    可他的肉体似乎和心灵完全分离,一波波的甘美快感让他觉得